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葡京手机版延安精神研究会 >> 弘扬践行 >> 红色记忆

葡京手机版_葡京官网_葡京注册官网

18-12-18 13:40 来源:光芒网微平台 编辑:赵满同

  被誉为南梁山上不老松的红军老战士王殿斌同志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曾任南梁政府的警卫班长,他从一九三一年起就跟随刘志丹同志闹革命。今年(1980)已经是七十七岁的老人了。他回顾亲历的半个世纪的革命斗争,常常感慨地说:革命的江山得来不容易,那是历经千辛万苦,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啊!

  下面论述的习仲勋同志遇险的事情,就是根据王殿斌同志的回忆整理而成。

  一九三五年四月十三日,农历三月十一日,正逢南梁地区荔园堡的集市日,马鸿宾的部队一千多骑兵突破红军在老爷岑的防线,直犯南梁政府。南梁政府当时驻在小河沟的寨子湾。当时我红军主力正在陕西富县黑水寺附近作战,守卫老爷岑的只有政府保卫队和地方赤卫军一、二、百人。起初,敌人摸不透我军的虚实,不敢冒然进犯。时任南梁政府主席的习仲勋同志带领游击队和赤卫,在老爷岑上搭设毡毛帐篷,插上红旗,晚上漫山遍野点燃篝火,派出小分队袭击敌人,依靠老爷岑山高林深这个自然屏障,开展山地游击战,阻敌一个来月。

  这天,敌人冲过来后,习仲勋同志率领我们保卫队和边区政府机关撤退到小河沟的寨子湾。第二天,我们退到南梁堡子的后崾岘时,敌人四百多人从雷崾岘追了过来。当时,我们保卫队只有三十多人,队长是郭希山,还有一些赤卫队员,连同政府机关人员共七十多人,去南梁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同志的带领下,凭借梢林边打边退。由于我们地形熟,依靠这子午岭山区的有利地形,去豹子川掌的张岔嶺上,把敌人顶住了,打的敌人不敢上来。

  这时候,刘景苑同志带的红二团也闻讯赶来了。原先,我们准备去这里发打敌人一次伏击。但当时南梁附近的许多老百姓都跟着机关撤退到了这里,山岑上到处是群众。根据这种情况,习仲勋同志决定不打,掩护群众撤退。于是我们在前边跑,敌人在后面追。在平顶川的一个山头上,敌人快追上我们。这时,时任赤卫军副总指挥部参谋长的共产党员梅生贵同志一个人提了杆机枪,请求去半山坡上掩护大家撤退。疯狂的敌人仗着人多势众紧追了上来,他们一边打枪高喊:“抓活的!”,一边往山上爬。突然,“哒哒哒……”半山一个棱畔后面的机枪响了。随着枪声,敌人倒下了一片,没打倒的抱头就往后跑。这样,梅生贵同志靠着这杆机枪一连打退了敌人的三次进攻。后来,敌人发现只有他一个人,便从两面山上包围过来。这时,梅生贵同志打完了子弹,右腿中弹,已身负重伤,爬在地上。面对嚎叫扑来的匪兵,他抬头看见远处山梁上的红军已掩护群众安全撤退。前面山坡上被他击毙的敌人躺了一大片,感到任务已完成,也早赚够了本。他泰然自若,藐视地怒视着敌人。气急败坏的马匪兵将梅生贵同志捕获后惨杀在白沙沟下。

  十三日下午四时左右,习仲勋同志带着政府机关和部分部队被敌人一路追赶着来到白沙川垴。三天时间了,同志们只吃了一顿饭,又饿又渴。沟底,恰好有股清泉,子午岑山区的三月仍是春寒料峭,也顾不得泉水的冰冷,爬下身子就喝。

  突然,一大队敌人(约百多人)朝我们迎面而来,后面山坡上三、四百人也呼喊着向我们包剿过来突然袭击,前后夹击。我们猝不及防,被敌人打散了。

  我当时是南梁政府的警卫班长,一直跟随在习仲勋同志的身旁。当时,保卫队还有个米脂人宋子恭也在习仲勋同志身边,我们俩人掩护着仲勋同志迅速钻到稍沟的树丛里。

  仲勋同志虽然年青,但沉着冷静,镇定自若,叮咛我们“不要慌!”在危急时刻,听着这熟悉的陕西口音“不要慌!”3个字,我的心里踏实了许多。我们静静地趴在树丛中一动不动,不大一阵,听到枪声平息,我们上了沟畔。突然,对面又过来20多个敌人截住我们。宋子恭眼明手快,“叭”的一枪,打倒一个,敌人一下全爬下,不敢过来,我和宋子恭两个占领有利地形,甩出两颗手榴弹,在敌人人群中爆炸,敌人吓得不敢动。宋子恭占住一土坡掩护我,我冲下去,一把抓住仲勋同志冲上山,钻进稍林,脱了险。

  我们沿着山林,一口气跑到石峁湾,仲勋同志当时22岁,南梁的老乡都亲切地称他叫“娃娃主席”。我30来岁,血气方刚,人高马大。脱险后,又累又饿,我们趴在地上,几乎不能动弹了。我们是12号吃的饭,两天多没吃饭,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俩就直直地躺在地上休息。

  这里是老根据地,刘志丹同志当年曾在这里练过兵,有句山歌就唱“刘志丹同志练兵石峁湾”。仲勋主席当年当官不像官,平易近人,有集时,还时常和秘书长蔡子伟一塊到集市上转,了解民情。许多老乡都认识他。老乡一见我们饿成这样,赶紧烤洋芋(即土豆)熬小米米汤给我们吃喝。

  我们吃饱喝足之后,听到敌人吹收兵号,知道敌人撤退了。当晚,一些失散的同志也回到了这里,我们集会了22人,到了瓦子川。第二天,14号,我们又遭敌突袭包围。仲勋同志果断决定分散突围,我们又同仲勋同志失散。直到第二天上午到石峁沟,我们才同仲勋同志见面。失散70人回来60来个,最后相继回来百余人,在这里休整了一段时间回到了南梁。

  由于之前我们就做好了撤退南梁的准备,仲勋主席我组织大家坚壁清野,深藏密窖;组织群众进深山老林躲藏,连猪羊都一起赶走了。敌人占据南梁后,既找不到人,也找不到粮。他们便疯狂地烧杀抢掠一番后又只好返回。

  此后,南梁政府主动撤离南梁转移到沙河川。1935年冬季我离开仲勋同志到康健民的骑兵团当了班长。因一次战斗中我右眼被弹片炸伤。1937年转业地方行政工作,先后任村主任,乡长。

  我是1931年跟随刘志丹参加陕甘红军的。南梁政府成立后,我任警卫班长。由于和仲勋同志有这一段生死之交,仲勋同志一直对我很关心。1956年我在南梁当乡长时,报社同志代我给仲勋同志写了封信,一月后收到回信,邀我到北京去。我后到北京仲勋家,住过一段,他一家待我似亲人一般。

  作者:张锋

  1980年7月17日于华池县招待所

  后记:这是我1981年任中共庆阳地委报道组长时,采访的一篇回忆录。已历时38年了。近日翻出,供报刊刊用。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关注我们

中国甘肃网微博
中国甘肃网微信
甘肃头条下载
甘肃手机台下载
微博甘肃
分享到